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圖文覽勝

你好,可可西里!你好,鼓浪嶼!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年07月12日     瀏覽次數:11014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雙雙成功列入《世界遺產(chǎn)名錄》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藏原羚站在可可西里的一處坡頂。新華社記者 王 博攝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空中俯瞰鼓浪嶼。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攝
 

  從正在波蘭克拉科夫召開(kāi)的第四十一屆世界遺產(chǎn)委員會(huì )會(huì )議上連連傳來(lái)喜訊:經(jīng)世界遺產(chǎn)委員會(huì )21個(gè)成員國代表的審議和表決,青??煽晌骼镉?日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遺產(chǎn)名錄,第二天,評委會(huì )主席再次敲錘,福建鼓浪嶼也成為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。至此,我國已擁有52處世界遺產(chǎn)。

  申遺前問(wèn)題和困惑不少

  可可西里藏語(yǔ)意為昆侖雪山之地,位于青藏高原腹地,總面積約600萬(wàn)公頃,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,是三江源國家公園長(cháng)江源園區的重要組成部分,為長(cháng)江中下游水資源提供保障。在這里,擁有野生動(dòng)物多達230多種,獨特的生態(tài)條件和與此相適應的植被類(lèi)型,為藏羚羊等青藏高原特有的哺乳動(dòng)物提供了適宜的棲息地和遷徙通道,最多時(shí)曾有20萬(wàn)只高原精靈生活在可可西里。

  然而,20世紀后期,藏羚羊絨制品沙圖什披肩在西方走俏,一件沙圖什披肩至少需要三四只藏羚羊的羊絨,大量藏羚羊遭受獵殺,數量驟減,最少時(shí)不足兩萬(wàn)只。時(shí)任治多縣委副書(shū)記的索南達杰,曾12次率隊由昆侖山口進(jìn)入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無(wú)人區腹地。1994年1月18日,在押送18名偷獵者和繳獲車(chē)隊途中,40歲的索南達杰被盜獵者殘忍地射殺在可可西里零下40攝氏度的雪地里。

  申遺成功之前,鼓浪嶼雖然不像可可西里那樣有著(zhù)驚心動(dòng)魄的故事,但也遇到過(guò)困惑和迷茫。

  鼓浪嶼中華路21號,一幢3層的小洋樓格外引人注目。清水紅磚墻、哥特式尖券拱窗,外加窗洞上一雙形似貓頭鷹圓睜著(zhù)的雙眼。這里便是很多老鼓浪嶼人口中的貓頭鷹樓。

  將近一個(gè)世紀之前,這是英國亞細亞火油公司的舊址。百年之后,這棟建筑歷經(jīng)被違法搭蓋的干貨賣(mài)場(chǎng)侵占,主樓還被改成家庭旅館,曾經(jīng)的美麗容顏漸漸失色?!斑@些和鼓浪嶼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(guān)的建筑與場(chǎng)所,由于歲月侵襲和人為破壞,逐漸黯淡了容顏,喑啞了聲音?!惫睦藥Z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監測管理中心主任蔡松榮介紹道。

  在過(guò)去一段時(shí)間里,鼓浪嶼的定位似乎有點(diǎn)搖擺不定,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歷史人文價(jià)值也并未得到充分的釋放和利用?!耙恢币詠?lái),人們更多地從自然風(fēng)光上認識鼓浪嶼?!睆B門(mén)文史專(zhuān)家、鼓浪嶼歷史研究者吳永奇說(shuō),“鼓浪嶼是中國古代海洋文化和近代中西交流的標本,如果把歷史文化的因素忽略了,那就太可惜了!”

  申遺時(shí)努力和付出很多

  近年來(lái),伴隨著(zhù)鼓浪嶼歷史文物古跡保護修繕工作的推進(jìn),違建被拆除,建筑及庭院景觀(guān)恢復了昔日的風(fēng)采。貓頭鷹樓上,“亞細亞”的字樣被修復原樣,鷹眼形狀的窗戶(hù)恢復之后再次炯炯有神。去年夏天,外圖臺灣書(shū)店在此安家落戶(hù),使這里成為鼓浪嶼一個(gè)優(yōu)雅別致的文化地標。除了庭院里的花香,樓里也飄散著(zhù)書(shū)香,而在睡蓮、三角梅的掩映下,貓頭鷹樓更美了。

  2012年,鼓浪嶼被正式列入中國申遺預備名錄后,廈門(mén)市委市政府于2013年11月做出了全面推進(jìn)鼓浪嶼整治提升工作的決定,明確將鼓浪嶼定位為“文化社區+文化景區”,注重文化、生活和業(yè)態(tài)的內涵提升?!霸诠睦藥Z整治提升和申遺的推動(dòng)下,我們或修舊如故,或還原最初容顏,讓古老建筑煥發(fā)出新的光彩?!辈趟蓸s說(shuō)。國家文物局副局長(cháng)宋新潮表示,我國還將做好鼓浪嶼后續保護管理及展示利用工作,合理控制登島游客數量、改善遺產(chǎn)本體保護狀況、提升監測管理工作能力和水平,將更加美好的鼓浪嶼展現給公眾。

  長(cháng)年被閑置和遺忘的毓德女學(xué)經(jīng)過(guò)改造,成為梳理鼓浪嶼教育沿革的展示館,向人們講述著(zhù)林巧稚、周淑安等鼓浪嶼教育名家的勵志故事;租界時(shí)代的公審會(huì )堂,違規建筑得以拆除,成為街道公共議事理事會(huì )場(chǎng)所……和貓頭鷹樓一樣,在提升和整治的過(guò)程中,鼓浪嶼上53個(gè)文化遺產(chǎn)核心要素都得到修繕,對其開(kāi)展長(cháng)效保護的遺產(chǎn)監測管理中心、遺產(chǎn)檔案中心等體系也均建立起來(lái)。此外,街區立面整治、市政設施改造、道路修補、綠化美化等也在同步推進(jìn)。

  保護藏羚羊的工作開(kāi)始得更早。青海省政府1995年建立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,1997年底又將其升格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總面積4.5萬(wàn)平方公里,是我國目前海拔最高、野生動(dòng)物資源最豐富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之一,也是我國第一個(gè)為保護藏羚羊而設置的自然保護區。經(jīng)過(guò)政府、社會(huì )力量、民間環(huán)保組織的共同努力,如今藏羚羊已從瀕危物種中剔除,可可西里腹地的藏羚羊種群數量已超過(guò)6萬(wàn)只。

  據青海省住建廳申遺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介紹,青??煽晌骼锷赀z項目2014年底正式啟動(dòng),兩年里,青海省組織專(zhuān)家克服高寒缺氧等困難開(kāi)展大量實(shí)地調研,且按照國際慣例編寫(xiě)材料,并設計了管理計劃和措施。

  終于,他們的付出得到了認同,世界自然保護聯(lián)盟技術(shù)評估報告給出這樣的評價(jià):這片嚴酷的荒野一望無(wú)垠,美景令人贊嘆不已,仿佛被凍結在時(shí)空中,然而其地貌和生態(tài)系統卻在不停地變化。

  申遺后保護要求更高

  “鼓浪嶼四周海茫茫,海水鼓起波浪……”悠揚的鋼琴聲、淺吟的大提琴伴著(zhù)一陣歡快的歌聲從鼓浪嶼鹿礁路的一戶(hù)人家飄出。這里正在進(jìn)行的是一場(chǎng)小型家庭音樂(lè )會(huì ),彈鋼琴的女孩名叫方思特。

  “這樣的場(chǎng)景在我家經(jīng)常上演,因為音樂(lè )是鼓浪嶼人生活的一部分?!狈剿继?,鼓浪嶼風(fēng)琴博物館館長(cháng)。鼓浪嶼素有琴島的美譽(yù),家庭音樂(lè )會(huì )更是成為島上富有特色的傳統文化活動(dòng)??山陙?lái),由于旅游經(jīng)濟大潮的涌入、本地人口的外遷,鼓浪嶼上以家庭音樂(lè )會(huì )為代表的音樂(lè )文化傳承一度面臨斷檔的危險。

  作為鼓浪嶼申遺顧問(wèn)的清華大學(xué)國家遺產(chǎn)中心主任呂舟教授表示,申遺團隊將歷史建筑與周邊環(huán)境、文化生態(tài)視為一個(gè)有機的整體,強調通過(guò)遺產(chǎn)保護和申報推動(dòng)三者的整體保護,尤其注重將鼓浪嶼原來(lái)斷裂的文化重新連起來(lái),幫助新鼓浪嶼人建立對這里文化特質(zhì)的認同感,使當地獨特的文化發(fā)展并延續。

  “2012年,當時(shí)政府提供場(chǎng)地,讓我們在鼓浪嶼音樂(lè )廳舉辦音樂(lè )之家音樂(lè )會(huì ),采取復制家庭音樂(lè )會(huì )的形式,把對鼓浪嶼懷有相同感情的人湊在一起,組建新的家庭音樂(lè )會(huì )?!被貞浧鸬谝粓?chǎng)音樂(lè )會(huì )時(shí)的情景,方思特還有些小激動(dòng),“全場(chǎng)705個(gè)位置座無(wú)虛席,連臺階、走廊上都站滿(mǎn)人?!?/span>

  “活態(tài)傳承鼓浪嶼文化,讓文化重新‘占領(lǐng)’鼓浪嶼,是鼓浪嶼今后發(fā)展的方向?!惫睦藥Z管委會(huì )主任鄭一琳表示。申遺成功之后,如何保護發(fā)展成為更加重要的議題?!吧赀z不是最終目的,更好地保護和傳承文化遺產(chǎn)才是根本。申報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的目的,在于使人類(lèi)創(chuàng )造的文明能夠傳承下去?!辈趟蓸s說(shuō),未來(lái)將繼續保護珍貴的歷史遺產(chǎn)和文化場(chǎng)景,傳承鼓浪嶼歷史文化的精髓,以及這一國際社區的文化多樣性。

  “申遺不是目的,保護才是根本?!鼻嗪J∽〗◤d廳長(cháng)姚寬一說(shuō)出了同樣的話(huà),“可可西里申遺將讓全世界進(jìn)一步認識青藏高原,這個(gè)過(guò)程本身就是一個(gè)強化管理、加強保護的過(guò)程,可以喚起更多人的關(guān)注和參與?!?/span>

  按照世界自然保護聯(lián)盟要求,青海省政府部門(mén)將遵守“不在遺產(chǎn)地范圍內為根除小型哺乳動(dòng)物鼠兔采用毒殺行動(dòng)”“不強制安置或遷移遺產(chǎn)地緩沖區的傳統牧民”等承諾。

  此外,可可西里的金礦、可燃冰等資源對不法分子仍有很大的誘惑,對可可西里未來(lái)的保護工作是一個(gè)很大的挑戰。此外,草原退化和荒漠化也是威脅,生活在保護區域的牧民,要實(shí)施放牧禁令,考慮自愿移民安置。

  可可西里管理局森林公安分局副局長(cháng)羅延海說(shuō):“在高寒缺氧的數萬(wàn)平方公里的無(wú)人區,林業(yè)民警數量嚴重缺乏,在日常搜山行動(dòng)、打擊重點(diǎn)偷獵者時(shí)常感到警力不足、裝備不足。期盼申遺成功后,有更多的力量加入我們的隊伍,保護好可可西里是林業(yè)民警的承諾?!?/span>

  長(cháng)期致力于可可西里保護的志愿者孫暄認為,按照《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(chǎn)公約》操作指南、中國自然保護區保護條例等國家公約和國家法律,申遺成功,意味著(zhù)可可西里腹地九成以上的區域將被作為嚴格意義上的荒野保護區。
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7年07月10日 12 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