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逸聞趣事

川藏功臣---張國華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3月05日     瀏覽次數:561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恩來(lái)親迎一人骨灰,劉伯承哭暈倒地,毛主席:我剛想調他進(jìn)中央
      1950年1月6日的夜晚,對于劉伯承元帥來(lái)說(shuō),注定是一個(gè)不眠之夜。書(shū)桌上的鬧鐘,伴隨著(zhù)滴滴答答的聲音,正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接近了十二點(diǎn)??墒?,這個(gè)時(shí)候的劉伯承,卻依然睡意全無(wú)。在他的腦海里,一直在反反復復思考斟酌著(zhù)入藏的人選。畢竟,這可是毛主席親自發(fā)電下達的任務(wù)啊。
      早在1949年11月23日,成都戰役還在激烈進(jìn)行中的時(shí)候,毛主席就曾致電彭德懷,提出了解放西藏的初步設想:“解決西藏問(wèn)題不出兵是不可能的,出兵不只西北一路,還要有西南一路。故西南局到川康平定之后,即應著(zhù)手經(jīng)營(yíng)西藏?!?br/>      1950年1月2日,正在蘇聯(lián)訪(fǎng)問(wèn)的毛主席再次致電彭德懷,并讓其轉告鄧小平和劉伯承,二野應該以至少一個(gè)軍的兵力擔負解放西藏的任務(wù),一野則以一個(gè)軍掩護二野的行動(dòng)。你們共同協(xié)商個(gè)人選率軍進(jìn)入西藏。
      就是毛主席電文里要求劉伯承、鄧小平二人協(xié)商個(gè)率軍進(jìn)入西藏的人選,難壞了劉伯承、鄧小平二人。因為解放西藏,可不像解放海南、四川等地,這里,其獨特的海拔高度和惡劣的生存條件,對進(jìn)駐西藏的解放軍來(lái)說(shuō),都是極大的考驗。
      此前,解放軍都沒(méi)有高原作戰的戰斗經(jīng)驗,大家都在擔心如果出現高原反應,是否還能順利解放西藏?
      出于這種種考慮,出兵西藏的人選,就成了一個(gè)棘手的問(wèn)題。左思右想,劉伯承想到了杜義德。一代戰將杜義德驍勇善戰,擅打硬仗惡仗,確實(shí)是出兵西藏的最佳人選。然而,此時(shí)的杜義德身體不好,劉伯承又擔心他去了西藏,產(chǎn)生高原反應,會(huì )有生命危險,一番慎重思量之后,只得作罷。
      可是,除了杜義德,派誰(shuí)去合適呢?
      帶著(zhù)這樣的疑問(wèn),已經(jīng)凌晨十二點(diǎn)的劉伯承全無(wú)睡意,索性推門(mén)而出,不覺(jué)又來(lái)到鄧小平的房門(mén)口,徑直推門(mén)而入,只見(jiàn)鄧小平也沒(méi)有休息,正在燈下批閱文件。
      一抬頭見(jiàn)到劉伯承眉頭緊鎖走了進(jìn)來(lái),鄧小平笑道,啥子事情攪得我們劉司令睡不著(zhù)覺(jué)哦?劉伯承一擺手,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說(shuō)道:“我之前想著(zhù)讓杜義德去,他的能力你我都是十分清楚的,但他的身體不太好,去西藏恐怕會(huì )有危險,你覺(jué)得派誰(shuí)去比較好?”
      這時(shí),鄧小平也放下手中的筆,陷入了沉思,兩人一時(shí)都沉默起來(lái)。忽然,鄧小平眉毛一挑,建議道,既然杜義德不行的話(huà),那不如讓“地主”去?

      一、“地主”赴藏
      正在沉思中的劉伯承,聽(tīng)到“地主”二字,也是眼前一亮,在他的腦海里,一下子就浮現出一張精明能干的年輕人的臉,不覺(jué)輕輕一拍桌子道,對對,就是他了。他是最合適不過(guò)的人了!
      劉伯承怎么也不會(huì )想到,正是自己和鄧小平在這個(gè)深夜做出的決定,讓“地主”從此駐守西藏17載。后來(lái)“地主”過(guò)早離世,更讓年邁多病的他哭至暈倒。
      話(huà)說(shuō)這“地主”是誰(shuí)?他又為何得了這樣一個(gè)特別的稱(chēng)呼?說(shuō)起來(lái)還是一樁趣事。
      被鄧小平、劉伯承喚做“地主”的,正是第二野戰軍18軍軍長(cháng)張國華。
      1914年出生于江西永新的張國華,15歲就奔赴井岡山,加入到王佐、袁文才的革命隊伍,后來(lái)又成為中國工農紅軍隊伍中的一員,1934年反圍剿失敗后,跟隨紅軍隊伍開(kāi)啟漫漫長(cháng)征路。
      抗日戰爭期間,張國華先后擔任八路軍115師黃河支隊政治委員、第九軍分區政治委員等職,為運西抗日根據地、魯西抗日根據地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。

      解放戰爭期間,張國華擔任第二野戰軍18軍軍長(cháng),率部參加渡江戰役、成都戰役等,從中原腹地一直打到大西南,立下赫赫戰功。
      南京解放的時(shí)候,劉伯承和鄧小平?jīng)Q定從各軍隨營(yíng)學(xué)校抽調人員參加南京解放工作,結果張國華打報告說(shuō),18軍可以抽調出4500名隨營(yíng)人員,讓劉伯承等人大吃一驚。因為這個(gè)數字已經(jīng)超過(guò)當時(shí)二野其他部隊隨營(yíng)人員的總和了。因此,大家便紛紛羨慕道,張軍長(cháng)真是富有??!就像個(gè)地主似的。張國華“地主”的綽號從此就在軍隊中流傳開(kāi)了,就連鄧小平、劉伯承等領(lǐng)導,提起張國華,也都以“地主”稱(chēng)之。
      在決定讓張國華率軍入藏之前,第18軍原本是要去接管川南的,而且當時(shí)部隊已經(jīng)行軍在開(kāi)赴川南的途中了。
      1月7日,正率部趕往川南的張國華,在行軍途中突然接到一封劉鄧的急電:18軍就地待命,張軍長(cháng)以及各師主要領(lǐng)導干部速到重慶。
      1月10日,張國華奉命到達重慶。見(jiàn)到張國華后,鄧小平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道,有人不愿去西藏,你指揮部隊去,怎么樣?
      面對領(lǐng)導的信任與重托,面對毛主席的殷切希望,張國華二話(huà)沒(méi)說(shuō),拍胸脯做了保證。
      1950年1月15日,張國華正式被確定為解放西藏的將領(lǐng)。與此同時(shí),18軍的全體領(lǐng)導干部也召開(kāi)了一次緊急會(huì )議。
      在這次會(huì )議上,和張國華的滿(mǎn)口應承相比,隊伍中很多將士們卻打起了退堂鼓,不愿意去西藏。大家給出的原因主要有兩個(gè),一個(gè)是西藏寒冷荒涼,環(huán)境惡劣;另一個(gè)則是去了西藏,還怎么娶妻生子,組建家庭?
      當時(shí)18軍中大多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戰士,他們希望可以去富庶的川南,既保衛了國家,又可以擁有自己的小家。
      針對在這次大會(huì )上暴露出來(lái)的問(wèn)題和想法,1月18日,張國華親自主持召開(kāi)了動(dòng)員大會(huì )。在動(dòng)員大會(huì )上,張國華慷慨激昂地說(shuō)道,解放西藏,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(yè),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。又言辭懇切地表示,我知道進(jìn)軍西藏是很艱苦的,但我們是解放軍,難道要看著(zhù)西藏百姓繼續受到反對派的迫害而不管嗎?
      一番話(huà)說(shuō)得18軍的將士們個(gè)個(gè)都慚愧地低下了頭。
      之后,政委譚冠三針對戰士們的顧慮,也推心置腹地說(shuō)道,誰(shuí)說(shuō)進(jìn)西藏就找不到老婆了?自古美女愛(ài)英雄,只要不怕苦,還怕沒(méi)有女同志喜歡嗎?
      一席話(huà)說(shuō)得戰士們哈哈大笑起來(lái)。
      進(jìn)軍西藏的計劃也就在這歡笑聲中正式拉開(kāi)了大幕。
      就在18軍準備動(dòng)身開(kāi)赴西藏的前夕,發(fā)生了一件悲傷的事,那就是張國華的女兒難難生病了,又咳又喘,醫生初步判斷是肺炎。當秘書(shū)將孩子患病的消息告訴張國華的時(shí)候,張國華正在開(kāi)會(huì ),只得告訴秘書(shū),請你幫忙去醫院照看一下。誰(shuí)知會(huì )議開(kāi)到一半的時(shí)候,警衛員神色慌張地告訴張國華,難難病情十分嚴重,醫生請您馬上去醫院。這時(shí),張國華一下子火了,3萬(wàn)多人馬上要進(jìn)西藏,百事都有個(gè)輕重,今天這個(gè)會(huì ),我當軍長(cháng)的能離開(kāi)嗎?
      這天晚上,當張國華終于抽出時(shí)間匆匆趕赴醫院看望女兒的時(shí)候,三歲的難難已經(jīng)永遠閉上了雙眼。在醫院潔白冰冷的病床前,張國華擁抱著(zhù)已經(jīng)哭成了淚人的妻子,拉著(zhù)女兒早已冰涼的小手,一遍遍哭訴:難難,你醒醒啊,爸爸還要帶你去火焰山,去看孫悟空啊。
      然而,他的難難再也不能回答他了。
      擦干眼淚,張國華又一次投入到緊張忙碌的進(jìn)藏準備工作中。3月18日,由王其梅副政委和李覺(jué)參謀長(cháng)率領(lǐng)的入藏先遣隊正式由樂(lè )山出發(fā)前往西藏。
      出發(fā)前,張國華一再叮囑18軍全體官兵,部隊進(jìn)藏一定要堅決執行毛主席“進(jìn)軍西藏不吃地方”的指示要求,尊重當地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(fēng)俗習慣,不住寺廟,不住藏民家中。即使風(fēng)雨交加,冰雹落下,也不進(jìn)入寺廟,最終到寺廟屋檐下暫避。
      7月初,張國華率領(lǐng)的18軍主力部隊全部順利到達甘孜,部隊所到之處,秋毫無(wú)犯,令當地藏民大為震驚和感動(dòng)。
      在甘孜,張國華見(jiàn)到了格達活佛,格達活佛欣喜激動(dòng)地告訴張國華,當年朱總司令離開(kāi)的時(shí)候說(shuō)過(guò):紅軍15年后還會(huì )回來(lái)的,今年剛好是15年,朱總司令真是一位活菩薩啊。
      然而,和以格達活佛為代表的藏民對解放軍的愛(ài)戴歡迎相比,西藏當局卻在英國特務(wù)福特的唆使下,敵視解放軍,并于8月22日在昌都將格達活佛殘忍殺害。
      面對西藏發(fā)動(dòng)當局的野蠻殘忍,張國華立下誓言,堅決把五星紅旗插到喜馬拉雅山上,讓幸福之花開(kāi)遍西藏。
      隨后,張國華向西南局和中央軍委建議道,只有打開(kāi)昌都的大門(mén),才有可能和平解放西藏。
      1950年10月6日,進(jìn)攻昌都的戰斗號角吹響,經(jīng)過(guò)19個(gè)晝夜的激烈戰斗,24日,昌都被成功拿下,共殲敵5000余人,特務(wù)福特被活捉。
      昌都之戰,被劉少奇譽(yù)為是解放西藏的淮海戰役。從此后,和平的曙光開(kāi)始照進(jìn)西藏這片圣潔之地。
      二、死而后已
      1951年,隨著(zhù)《十七條協(xié)議》的簽訂,西南軍區和西北軍區進(jìn)藏部隊陸續進(jìn)駐西藏,10月,進(jìn)藏部隊在張國華和譚冠三的率領(lǐng)下,全部安排部署到位,五星紅旗終于插上了世界屋脊。
      1952年2月,以18軍為基礎的西藏軍區宣告成立,張國華擔任司令員。此后,在張國華的帶領(lǐng)下,西藏八一農場(chǎng)開(kāi)墾荒地2300余畝,將蘿卜、土豆種到了世界屋脊,成功解決了進(jìn)藏部隊的糧食供給難題,當地藏民親切地稱(chēng)呼解放軍是“菩薩兵”,張國華更被稱(chēng)為“佛光將軍”。
      1959年,西藏反動(dòng)集團公然撕毀《十七條協(xié)議》,發(fā)動(dòng)叛亂。3月22日,張國華主持召開(kāi)軍事會(huì )議,與西藏人民一道平息叛亂,徹底摧毀了西藏的封建農奴制度。這年8月,印度政府不斷在西藏邊界挑起事端。毛主席指示道,既然他們認為這場(chǎng)仗非打不可,那我們也要反擊一下,只有這樣,邊境才能安定下來(lái)。又問(wèn)張國華道:你說(shuō)我們能打贏(yíng)嗎?張國華斬釘截鐵道,請主席放心,我們一定會(huì )獲勝。
      張國華之所以如此自信,是因為我們的解放軍戰士身經(jīng)百戰,作戰經(jīng)驗豐富,且早已適應了高原氣候環(huán)境。
      “他們長(cháng)期沒(méi)有打仗,我們卻剛剛平叛敵人。他們沒(méi)有上過(guò)高山,我們常住高山,這便是信心的來(lái)源?!?br/>      后來(lái),誠如張國華所料,只用了短短十二個(gè)小時(shí),我方就取得了克節朗戰役的勝利。
      “我當了33年兵,這還是第一次打這么容易的仗?!睆垏A回憶道。
      西方媒體更是高度評價(jià)道,中國軍隊打得瀟灑自如,就像是小刀切黃油一樣輕松。

      毛主席聽(tīng)聞此戰,不由得夸贊道,這“井岡山”打起仗來(lái),勇猛依舊啊。
      可是,生于井岡山,長(cháng)于井岡山,被毛主席親切稱(chēng)呼為“小井岡山”,被藏民們譽(yù)為喜馬拉雅戰神的張國華,卻在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工作中,累垮了身體,長(cháng)期的高原戰斗生活,也讓張國華的心臟出了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  三、回川扛旗
      1967年,張國華離開(kāi)西藏,擔任四川省委第一書(shū)記兼成都軍區政委,拖著(zhù)病弱的身體,張國華又投入到忘我的地方工作中。高血壓、冠心病、支氣管炎,種種病痛日夜折磨著(zhù)他,張國華依然在四川當地為恢復生產(chǎn)、支調糧油等大量民生工作奉獻出最后的心血。
      1972年的一天,張國華像往常一樣來(lái)到成都軍區參加軍事會(huì )議。會(huì )議開(kāi)始前,他又一次感覺(jué)到心臟不舒服,匆匆吞下幾片藥丸,就來(lái)到了會(huì )議室。會(huì )議開(kāi)到一半時(shí),張國華心臟一陣劇痛,突然從座位上摔倒在地。這一摔倒,張國華再也沒(méi)能站起來(lái),即使周總理緊急指示從北京方面抽調專(zhuān)家,迅速趕往四川,也沒(méi)能挽回張國華的生命。
      1972年2月21日,58歲的張國華不幸離世。
      3月11日,在成都軍區的護送下,張國華的骨灰被送往北京,周總理和劉伯承、葉劍英、徐向前、陳錫聯(lián)親自到北京西郊機場(chǎng)迎接。
      那天,雨霧紛飛,天氣寒冷。周總理在雨霧中默默佇立,警衛員給他撐傘,周總理一把推開(kāi)道:現在還撐傘干什么?沒(méi)那個(gè)心情。
      在機場(chǎng)通道附近,當一身病痛,坐著(zhù)輪椅的劉伯承一眼看到張國華的骨灰盒,不覺(jué)放聲大哭道:“國華啊,我來(lái)遲了,你不是答應要回北京看我嗎?你怎么就走了呢?”因為傷心至極,年邁的劉伯承一下子從輪椅上暈倒在地,周總理見(jiàn)狀,急忙吩咐警衛員道,快!趕快送劉帥去醫院。
      這一天,當警衛員告訴毛主席,周總理他們已經(jīng)接到張國華骨灰的時(shí)候,毛主席望著(zhù)窗外朦朧雨霧,不覺(jué)眼眶濕潤了,他喃喃自語(yǔ)道,我剛想調張國華進(jìn)中央,他還這么年輕,怎么就走了呢?
      結語(yǔ)
      “比起在病床前呻吟,戰場(chǎng)才是我的歸宿?!?br/>       這是張國華評價(jià)自己時(shí),說(shuō)過(guò)的一句話(huà)。他是這樣說(shuō)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
      為民族解放事業(yè)南征北戰,為國家統一大業(yè)嘔心瀝血,為地方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帶病工作,直至將生命最后的時(shí)光,也留在了摯愛(ài)的工作崗位上。
      這一生,張國華無(wú)怨無(wú)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來(lái)源:史海任我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