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逸聞趣事

他被稱(chēng)為“中國最帥院士”,本人回應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5月09日     瀏覽次數:348次

   王德民院士被網(wǎng)友稱(chēng)為“中國最帥院士”,然而顏值卻是他最不值一提的標簽。剛畢業(yè)的他放棄留校機會(huì )毅然奔赴大慶油田。,87歲不減風(fēng)華他堅持為祖國開(kāi)采更多石油“我可能就是‘花崗巖’腦袋?!泵鎸︻佒档馁澴u(yù)他笑稱(chēng)我就是一個(gè)搞技術(shù)的還是多談科學(xué)吧。

   石油界的璀璨星辰科研之路始終如初

   王德民的人生劇本,本與黑漆漆的石油相去甚遠。爺爺是大名鼎鼎的“外科圣手”,父親自小留美學(xué)醫,母親則是一位精通四國語(yǔ)言的瑞士姑娘。但時(shí)代所致,中瑞混血的身份,讓他高考時(shí)被一些高校拒之門(mén)外。好在北京石油學(xué)院給了他“一線(xiàn)生機”。

   王德民入學(xué)正是實(shí)施第一個(gè)“五年計劃”的高潮期,當時(shí)我國石油完全依賴(lài)進(jìn)口,一度被扣上了“貧油”的帽子。辛苦從國外進(jìn)口的石油,還經(jīng)常檢測出攜帶馬糞,實(shí)在是故意刁難中國。

   恰巧臨近畢業(yè)時(shí),東北傳來(lái)喜訊:松遼發(fā)現特大油田!消息傳到學(xué)校,同學(xué)們歡呼雀躍,奔走相告?!按蠹液芘d奮,多年來(lái)覺(jué)得中國就需要油,我們的任務(wù)就是要找油?!?/span>

   26萬(wàn)平方公里的松遼盆地廣袤無(wú)垠,中國石油產(chǎn)業(yè)的希望就在那里。王德民鐵了心要趕赴一線(xiàn)。他在志愿書(shū)第一欄鄭重寫(xiě)到:黨的需要、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第一志愿;第二欄則直接填報了松遼油田,也就是后來(lái)的大慶油田。

   油田牛棚中的智慧之光以“松遼法”勇創(chuàng )輝煌

   王德民剛到油田時(shí),被分到了測壓組,晚上住的是牛棚,照明靠在屋里燒“原油”,常常熏得人滿(mǎn)臉漆黑,夜色中只能看到一口白牙。白天和工人們一起徒手十幾次拉動(dòng)上百斤的絞車(chē),可他樂(lè )在其中,“青天一頂星星亮,荒原一片篝火紅”。

   苦和累不算什么,真正困擾王德民的是“試井”效果并不理想,誤差大導致油田開(kāi)采率很低。王德民大膽猜測,國外盛行的試井方法并不適用于中國油田,中國人必須靠自己推導測油方式。

   時(shí)間是爭分奪秒搶出來(lái)的。1961年春節,單位克服糧食短缺困難給大家發(fā)了面粉和肉餡。王德民為了節省時(shí)間,把半斤面的面團搟成臉盆大小的面皮,包了兩個(gè)特大號餃子,吃完轉身就回了辦公室。

   苦熬了100多天后,王德民終于推導出符合本地油田專(zhuān)屬的油井壓力計算公式——“松遼法”,比國際通用的赫諾法精確度高出兩倍,大慶油田首次趕超了世界先進(jìn)水平。王德民被破格提拔為工程師,這時(shí)他才24歲。

   破解油田困局矢志不渝的科研先鋒

   1980年,王德民又發(fā)展了“限流壓裂法”,大慶油田的石油儲量猛增7億噸,相當于又找到了一個(gè)大型油田,給國家帶來(lái)上千億元增收,這年他43歲。

在實(shí)驗室披星戴月,同事們總是發(fā)現他嘴角上有白色和黑色的粉末,后來(lái)才知道原來(lái)王德民是在干吃母親寄來(lái)的奶粉和咖啡,連燒壺開(kāi)水的時(shí)間他都覺(jué)得是浪費。

   上世紀80年代中期,大慶油田遭遇了新的危機。擺在王德民面前的,總是最難破解的困局。王德民扛住壓力,帶領(lǐng)團隊研制出可以代替流水注入地下、把深藏在石頭孔道中的原油給“逼”出來(lái)的聚合物。

   三次采油的奇跡,中國首創(chuàng ),舉世無(wú)雙。哪怕是今天,世界平均采油率也只有30%,大慶油田卻接近60%。

   王德民的卓越成就讓眾多國外公司向他遞來(lái)了橄欖枝,但他卻沒(méi)有分毫動(dòng)搖,一生扎根大慶。

   在王德民心中,科研是一場(chǎng)沒(méi)有終點(diǎn)的競速跑。2020年,四次采油同井注采順利通過(guò)驗收,推廣應用后將“引發(fā)一場(chǎng)全球老油田復采的大變革”。為此他把兒子、也是他學(xué)生的大慶油田第一采油廠(chǎng)總工程師王研拉來(lái)一起鉆研。

   上陣父子兵,談到父親,王研最大的感受就是一個(gè)字——嚴。

   王研感覺(jué),幾乎所有工作項目的細節,父親都能很?chē)烂艿匾徊讲酵茖С鰜?lái)。而且一項工作改變,之后聯(lián)動(dòng)其他的方面會(huì )怎么變化,他都會(huì )提前考慮得非常細致,說(shuō)明他的邏輯思維能力非常強。

   耄耋之年堅守油田勤儉生活秉持初心每天下午四點(diǎn),是王德民雷打不動(dòng)的工作電話(huà)時(shí)間,了解各個(gè)油田的項目進(jìn)展、核對每個(gè)數據、布置下一步工作……面對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技術(shù)難點(diǎn),這位87歲的老人脫口而出,沒(méi)有絲毫猶豫。

   王德民認為,每天工作12小時(shí),每周7天,這樣能多給國家工作30年。如此不亞于年輕人的高強度工作,王德民日復一日地干,而他的個(gè)人生活卻非常簡(jiǎn)單,包括一日三餐更是如此。中午一碗燕麥粥,他覺(jué)得已經(jīng)是挺好的飯了。

   王德民說(shuō),自己自律的唯一原因,就是大慶油田還需要他,老油田再現青春的愿望,他想親眼見(jiàn)證實(shí)現。

   他說(shuō):“看準了國家的需要,你就干一輩子,中間有多少困難,有多少問(wèn)題,你都要干下去?!?/span>

   致敬國之棟梁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